大概是瓶酱油

修行者

r76本补充

占tag致歉
出本
向死而生   85
你为我最重要的东西(漫本) 35
伊甸以东  30
断刃残矢 56

占tag致歉
出本
多cp(晴博 酒茨 黑白晴明 唐纸伞妖中心 刀灯 目连个人 跳狐  狐草)
《阴阳录》  40

占tag致歉
出本
r76
BITTER SWEET 40
heros 48
救救孩子(x

【瞎写】万圣奇谈

今天是万圣,哦,西方的鬼节。

今天也是我难得的假期,我一个人享受修仙的乐趣。

看了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十二点了,小区内似乎只有我这一家开着灯,我伸个懒腰,打算泡杯咖啡,这时,我听见有什么在抓挠着我家的门。幻听吧,这么想着。我端着杯子回了房间。

这一次,我听到了强烈拍打玻璃的声音,就在我身后,我猛地回头,却发现什么也没有。

放轻松,我这么安慰自己。

“嗞啦”我最讨厌的声音,指甲与玻璃亲密接触的声音。

我终于忍无可忍,走到窗边,这时我才意识到,我搬了家,我现在居住的楼层是十三层,而不是一层。

冷静,这世上没有鬼怪。按下自己的恐惧,我选择放弃修仙,去梦境见周公。

好似有人与我作对,房门被激烈敲打,很有规律,三下一停。我打定主意不理会,将被子盖过头顶,当做听不到。

门外有些不依不饶,敲打密度增加,使我难以入眠。

无奈,我只好起身去开门,当我将门打开,门外空空如也,我的怒火化为恐惧,我将门种种关上。

一定是有人恶作剧,这世上没有鬼。是恶作剧,不是鬼。如此反复两三遍。我坐在客厅,打算一听到敲门声就去开门,看看是谁家熊孩子。

无需等太久,敲打声出现了,我用前半生最快速度打开门。看见一位陌生男子站在我的门前,“抱歉这么晚打扰您,我家的狗有点调皮。”男子给我一个抱歉的微笑。

“没事没事。”我摇了摇头。

我们两个并没有聊太多,关上门,我长呼了一口气。终于能睡觉了。果然玻璃声是我的错觉啊。

一夜无梦,我一觉睡到了下午,被饿醒了。

想想卡里并无存款,定不了外卖,而手里还有一点现金,我打算去楼下小吃部随便吃一点。

进了电梯,恰好遇到电梯内的电视在播新闻,就在我感慨这电梯真高级的时候。一股寒气包围了我,扼住我的喉咙,使我呼吸困难。我说不出话,恐惧甚至让我无法站稳,我看到那位男子的照片,在电视上,是死者照片,死亡时间是午夜十二点。


噗噗充满善意的角度(我是粉)

万圣鬼魅(暂定)

写着看看,说不定会续写,其实思路都想好了,就是懒得写。

  今天,是我第一天实习的日子。然而上司却派给我一个艰巨的任务--采访一位著名作家。
  这个作家很奇怪,在三年前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报刊写手,然而有一次,他要写关于一场凶杀案的报道,去现场取材后,便文思泉涌,一举成名。
  我有一些紧张,希望别太丢人。

甜到爆炸的梗

攒梗

【藏源?】雨(茶后续)

注意:路人视角
            这是一个很谐的后续
            薛定谔的语文老师
            更加zz
            短
---
这是一个雨天,我从茶馆中离开。
多么美好的雨啊,我收了伞。
"我在雨中欢唱,我在雨中跳舞。"
随着歌词,我跳动着,就在我转身的一瞬间,我看见了紧紧相拥的两"人",此刻他们好像是一体的,我想再也没有能够分开他们的事情了吧
"他们在雨中恋爱。"
我哼唱着,在心底祝福这他们。
当然,我无视了他们脚边的各种"尸体"。(划去)
---
歌曲为雨中曲部分有改动。

谐后续的更谐后续,藏源cp已经远去。(cp有冰爆、双飞、温闪、锤dj、r76、麦风滚草?)
---
从那雨天开始,这茶馆便热闹了起来。
今天来的是一对情侣,男方比较高,面色有点憔悴,但这不能掩盖他内心的兴奋,女方是一个美丽的东方女子,面上微有怒意,但翘起的嘴角却暴露了他们。
不久,来了两位女士,一位有着金发的女郎,她挽着黑发女子的臂膀。
是一对同性恋人啊。我喝了口茶,真恩爱啊。
之后,来了一老一少两人。爷爷带着孙子来吗?我疑惑着,不对,从他们的气氛上来讲,是恋人啊。我又喝了口茶,深吸一口气。忘年恋也没什么的。
然后来了一只猩猩和一个俏皮的女孩。恩不等等这跨物种了吧,我放下手中的茶杯,将注意力转向自己的电脑。
没过多长时间,那对我观察了很久的人和智械的情侣终于来了,冒出来的粉红泡泡我都没眼看了,不过失而复得的感情,也难怪这么深厚了。
"哐"茶馆门被一脚踢开,一个穿着披风戴着骷髅面具的奇怪的人扛着一个白发戴目镜的人进来了。我是不是应该报警。我这么想着,偷偷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这位先生,我能坐在这里吗?"我抬头,看见一个身着西部牛仔风服装的人站在我身侧,而四周俨然没有空位了。
"可以。"我点头。他坐在了我的对面,向里挪了挪,然后在他身边出现了一个风滚草。这很好,我深吸一口气,我现在又两个选择,一是报警二是打急救电话。
环境忽然更加嘈杂了,旁边似乎发生了争吵。等等有人掏枪了,还有拔刀的,你们别这样我要报警了,就在我掏出手机的一瞬间,我的眼前一黑,好像被什么砸中了。再也不来这里了。这是我失去意识前想的最后一句话。
-end-
非常感谢大家阅读(土下座)